栏目列表

热门新闻

  • 因此要作好参加内战的准备等
  • 北汽集团新能源管理部副部长
  • 特别是要将大会精神学习好、
  • 我开始以为10多个演员
  • 一经查实
  • 等于是没什么赔偿
  • 实施综合办学
  • 入校报到后
  • 绝知此事要躬行
  • 非好不用
  • 组织人员将高、低压线路全部
  • 刘先生便托朋友给女儿介
  • 因此要作好参加内战的准备等等

    2018-10-05 14:21

    贾育慧训话后的第二天,经过挑选,我被分配到缅北远征军军士教导总队。学员进入该队的条件要求比较高,一是必须是国民党员,二是有2-3年的军龄,三是要山师、团提名保送。到该队去任教官的除上述条件外,还要有受过军事训练的文凭,否则不用。我是因为在参军前曾在襄郧师管区和湖北三五八干训班受过训,有证件,因此不仅被选入军士教导队,而且还作为初级军官对象培养。

    1944年的下半年,缅北战场的对日战争基本结束,但国内还在不断地向这里增兵,特别是加强了对基层军事干部的训练。1945年3月,我还奉命随新一军副军长贾育慧到昆明接收新兵。这次我们这一组共接收了新学员120多人到缅北受训。这批新兵都是在蒋介石号召十万知识青年从军的动员中入伍的,作为十万中的一部分被送到国外受训。为了拢络这批人,在他们出国前就全部定为上士级,而有些出国一两年的教育班长还是中士级,为此还引起了很大矛盾。显而易见,这都是为参加内战而作的积极准备。

    1943年初,我报名参加远征军。当时参加远征军的动机,是由于在当地任职的失意,自知不仅得罪了一些穷人,也于无意中得罪了一些地痞和暗匪,害怕以后吃亏。再说,就是在这里小心地干一辈子,也不过是井底之蛙,不能飞黄腾达。倒不如借此机会,出外闯闯,机会好的话,说不定能混个显赫职务,荣耀归来,震撼乡里。

    本文摘自:《郧西文史资料》第二辑,作者:张善发,出版:郧西县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

    民国31年岁末,我听说国民党当局正在各部队中招募志愿兵出国远征。报名地点是在远征军设在国内的各留守处。因万县我比较熟悉,就自费到万县报名,谁知到了四川万县,因没有现役军人的证件未被录取。回到老观庙后,我出国心切,过了春节,就带上原在第六补训处的证件,再到万县,谎称是二十一军第三师警卫第一路学兵连分回襄郧第六补训处的现役分队长,才被录取。

    军营附近见不到一个老百姓。成月吃不到一点青菜或水果,生活很艰苦,因此不少学员闹情绪。老兵闹道要退役,新兵嚷道受欺骗。特别是限制所去的兵员不准随意与家里通信,规定三个月可通一次引起学员的极大不满。有的甚至说:这是什么教导队,简直是陆军监狱。

    军事训练的内容,整个总队分门别类地有步、炮、通讯、工兵和装甲等,各有侧重。但思想教育的内容是一个腔调,除要求努力学习,下决心消除日寇,取得胜利外,还时常向学员介绍国内情况,说国内战争很紧张,日寇步步入侵,尤其是共军除自己不抗日外,还到处煽动工人、农民、学生闹事,搞分田地、分财产、给日寇以可乘之机,因此要作好参加内战的准备等等。基于这种思想为指导,所以在以后的训练中又增加游击战术,目的是以游击战对付共产党的游击战。1944年4月,上述一千多名学员结业,都分配到在印缅参战的新一军去了。5月又接受了第二批学员。教导总队改为教导大队,下属五个中队。我被提升为第一种队少校中队长。这批学员有来自国内的学生,有从国内各军保送去的在任班长,还有在印、缅参战的五十二军、新一军的在职班长。这一期在后半期把军营移到宜都城郊的森林地带。为了适应内战的需要,这期的训练内容也作了大的改动,特别是在战斗一科目中把原来对日作战的运用连、班之散兵群改为散兵行。以副大队长崔得清(朝鲜人,以后做了韩国驻广州市领事)的说法:这样改的目的是一能隐藏,二能反攻,三可以充分发挥我军现代化重武器的威力,可置共军于死地。经紧张的训练之后,于1945年元月,一千多名学员几乎全部送回国,分到国内的军队中去了。这一期军士学员,以远征为名出国,其实连个日本人的影子也没见到。

    我们这次被选去的有二百多人。临走的时候一率发给罗斯福尼的美式军服,把原来从国内穿去的军服统统泼上汽油烧掉。教导总队的军营设在拉木加地区的森林里,营房是用竹子和油布自建的。教导队直属缅北指挥部领导,它不仅为我国在印缅参战的远征军培训初级军事干部,而且还为国内输送一些所谓的军事人材(在我国以后培训的几期中,有不少被分回国内去了)。

    顾祝同训话一毕,我们立即返回昆明市,不久由昆明吴家坝机场直飞印、缅交界处的拉木加联合国面北指挥部。接着又听了缅北指挥部参谋长贾育慧(贾是中国方面派往缅北指挥部任参谋长的)训话。贾育慧的讲话,谈远征军出国的意义、作用和顾祝同讲的差不多,但讲到国内情况,他却赤裸裸地说:你们是从国内来的,国内的情况更坏。国内各主要战略要地,都有共匪在捣乱,委员长打算以二百万军队对付共产党。这样我们就要为这一大批军队提供军事人材。我们有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全力支持,胜利是属于我们的。

    1942年的下半年后,蒋介石为补充已开赴东南亚、南亚配合盟军作战的中国军队实力,先后在国民党军队中动员军人志愿远征,号召青年从军远征。远征的目的是两个方面:一是为了配合盟军打击日本在东南亚、南亚的军事力量,使远征部队成为我国南方的外围力量,以保卫南方免遭日寇的入侵;然而最主要的是,国民党当局为了获得美援,以扩充军事装备,形成一支具有现代化装备的战斗部队,作为对付中国共产党的基本军事力量。为了证实这个历史真貌,我想以自己的经历和见闻,来说明这段历史事实。

    1943年3月,我们从万县去梁山县乘飞机到云南省沾益县,听候训话。等了几天不见动静,后接通知到重庆远征军接待办事处听候训话。这一天讲话的是国民党军事委员会的顾祝同,他说的大意是,为了保卫国家的完整,民族的安居乐业,你们响应委员长的号召,出国抗敌。根据联合国(指中、英、美等国。不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成立的联合国)的决定,我国出军四万人,开赴东南亚、南亚对日作战。在此以前,已去了两批,现在正在缅北参战。你们这次去的人,首先到缅北指挥部报到,由中、美、英、苏联合国军接待站分配。你们所要学的都是机械化的现代武器,你们的装备包括粮饷一律按联合国规定的待遇。你们去后要刻苦学习,提高作战技术,早日得到胜利。还要准备平定内乱,到那时才是完全的胜利。顾祝同的讲话,虽然没有明显地提到共产党,但他说的平定内乱,我们是知道所指的。

    到军营不久,我和焦学功(河南人)、张有来(四川人)等人被总队长张洁之(少将级)调问,并查阅了我们的证件,然后令我们到营地附近的缅北远征军军官总队受训。半月后,我回军士教导总队任中尉区队长(该总队的体制是总队下设三个大队,大队下设三个中队,中队下设三个区队)。在内受训的学员一律是军士班长。

    拉木加城、仰光、密支那有很多华侨。不少学员闹着要去游访,但军营中规定很严,不能全部去。为了安抚他们情绪,只能一次去少数人,而且还要坐飞机去。华侨同胞看到祖国去的亲人非常热情,尽管每次去的人不多,但他们仍花很大的代价,放鞭炮、撒纸屑花、送西瓜、送水果或糖类等等。记得有一次我们一行十余人在仰光附近参观古迹,发现塔林的中塔顶上有一首中国游人刻的诗:劝君莫打散群鸟,子在窝中望母归,母若死来子尽死,你心何忍不伤悲。当时我们对这首诗很有感触,都将它抄在笔记本上。